城鎮化導致食品添加劑成爲食品產業“靈魂”
返回來稿:紫鑫生物-紫鑫生物        2015/10/16        浏览次数:2154

國家衛生計生委新發布的《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 2760-2014),於2015年5月24日實施並替代2011年版。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學校長孫寶國在做客中國經濟網《經濟熱點面對面》時表示,與2011版相比,新版GB2760最大的區別是將營養強化劑劃出食品添加劑的範疇。

剥离营养强化剂 接轨国际标准

孫寶國表示,雖然去除了200多種營養強化劑,但是我國食品添加劑總的品種還有2300多種,數量仍有所增加。

根據我國《食品衛生法》規定,“食品營養強化劑是指爲增強營養成分而加入食品中的天然的或者人工合成的屬於天然營養素範圍的食品添加劑”。我們在嬰幼兒奶粉包裝上常見的營養成分都屬於此範疇。此次將營養強化劑從食品添加劑中剝離出來,是基於認識上的進步以及管理上的完善,同時也是爲了與國際標準接軌。

食品添加剂“大国”仍有短板

孫寶國介紹說,雖然我國食品添加劑的數量有所增多,但是和全世界整體情況相比仍有較大差距。據統計,全世界各國政府已經批准使用的食品添加劑超過15000多種,而國內只有2300多種,不足國際數量的1/6。而中國作爲傳統的食品添加劑生產大國,一些傳統食品添加劑的產量冠絕全球,但仍存在品種數量不足等現實情況。

即使是在一些傳統的食品添加劑上,國內的消費量也和食品添加劑“大國”的稱號並不相稱,孫寶國以味精爲例,中國雖然是味精生產大國,但是中國的人均味精消費量遠遠比不上日本,而一些相對冷門的食品添加劑,比如檸檬酸、黃原膠等,雖然中國的產量是最大的,但很大一部分出口國外了。

食品添加剂替非法添加物“背黑锅”

食品添加劑真的對人體有害嗎?當然不是。漢朝發明的滷水豆腐中的滷水就是食品添加劑,一直沿用至今。至今我國很多地方還保持着用紅曲米釀酒、製作紅腸的習慣,紅曲就是着色劑。

孫寶國表示,民衆談“添”色變是從三聚氰胺、蘇丹紅等食品安全事件開始的,這些非法添加物造成了一些人對食品添加劑的誤解,“因爲它們是添加進去的,所以很多人覺得添加進去就是添加劑呢,這是一個誤解。”我國出來就沒有允許在食品中使用三聚氰胺、蘇丹紅,它們在食品中是非法添加劑。

針對社會一些“食品添加劑來源是化石原料”的說法,孫寶國表示,這種說法也很片面。食品添加劑的生產過程有很多,包括人工合成、生物發酵、天然提取等。以檸檬酸爲例,檸檬酸以糧食爲原料發酵生產的;還有一些食品添加劑是通過天然提取的,比如花椒油、生薑油和辣椒紅色素等。

城镇化导致食品添加剂成为食品产业“灵魂”

孫寶國在節目中表示,從某種角度講,食品添加劑是一個國家經濟、社會和科學技術發展水平的標誌,越是發達國家,食品添加劑的品種越豐富。男耕女織、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時代人類可以很少使用甚至不用食品添加劑。

現代社會爲了食品的防腐保鮮,爲了提升食品的品質和色香味,爲了生產各種前所未有的食品,各種新的食品添加劑應運而生。麪包、巧克力、冰淇淋、可樂、汽水、蘇打水、啤酒、乾紅葡萄酒、嬰幼兒配方奶粉等,這些大部分中國老百姓早年以前都沒有聽說過的食品進入了我們的食譜,如果沒有食品添加劑,這些食品就難以生產。

城鎮化也爲食品添加劑的發展提供了新的空間。農村人都自己做飯,城裏人很多食品是買來的,饅頭、油條、包子、餃子,很多都是食品廠生產的,離不開食品添加劑。由於城鎮化,農民離開土地,距離食品的原料越來越遠,離工業食品越來越近。“越是現代生活節奏快的人,越依賴工業食品,因爲工業化的食品既方便又美味,價錢還便宜,這是現代、’沒法不選擇‘的選擇。”孫寶國說。

孫寶國認爲,從全球的範圍來看,食品添加劑在現在的食品工業當中是不可或缺的,也是現代人躲不開的,這也是“新常態”。(中國經濟網記者 賈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