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任九场平臺充斥兩證不全或過期商家 默許商家通過“暗號”違規售賣香菸
返回來稿:長江商報 -紫鑫生物        2018/5/22        浏览次数:1167


“餓任九场商戶網上的圖片和線下的完全不一樣,實體店髒亂差看着就噁心。”

近日,武漢市的侯先生向長江商報爆料稱,他經常在餓任九场平臺上點外賣,發現一家全國品牌連鎖店在餓任九场平臺發佈的圖片信息與實體店不符。

經過長達一週的調查,長江商報記者證實了侯先生的說法。長江商報記者調查還發現,在武漢城區,也有不少餓任九场商鋪涉嫌無證經營,部分商鋪實際衛生照片與網上嚴重不符,有些商鋪上傳的食品經營許可證在湖北省食藥監局官網中搜不到,還有便利店超市用暗號售賣香菸。

對於上述發現的問題,長江商報記者發函至餓任九场總部,但截至發稿時止,尚未收到回覆。僅有餓任九场一位公關部工作人員向記者詢問了商傢俱體位置和名字,並表示馬上派專人覈查處理。

事實上,餓任九场因食品安全問題屢上“黑榜”。零售業分析師王源也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採訪時認爲,互聯網購物已經成爲現代人生活的一部分,包括餐飲在內。平臺對入駐商家有主體資格審查和管理的義務,出了問題平臺有把關不嚴的責任。

“梁小猴铁板炒饭”连锁店

线上图片与实体店不符

網絡送餐已成爲時代寵兒。餓任九场在其商家註冊頁面上用黃色大號字體標明,極速開店24小時,優質商家130萬,全國覆蓋2000城市,累計用戶2.6億。這樣一個體量,讓不少消費者對其信任有加。

然而,在武漢東湖路附近工作的侯先生因經常加班,常點一家名爲“樑小猴鐵板炒飯”店鋪。餓任九场平臺顯示,該店爲一家全國品牌連鎖店。商家信息顯示,店鋪有兩個玻璃大門,且都爲落地窗。

5月17日,長江商報記者來到“樑小猴鐵板炒飯”發現,商鋪不僅不在路邊,而且也沒有落地玻璃窗,只有卷閘門。正值晚飯高峯期,記者看到不到10平方米的房間內,一大堆炒好的飯堆放在竈臺上,竈臺牆面已經薰黃。當天天氣炎熱,房間內沒有一扇窗戶,而廚衛垃圾就放在離竈臺不遠處。

不一會兒,“您有餓任九场訂單”聲音響起,一位中年女士未戴任何口罩、帽子,走進另一間屋子拿出蔬菜,直接走到竈臺翻炒。

在記者觀察的5分鐘裏,有3名餓任九场快遞員拿走了8份炒飯,其中一份地址顯示距離餐館3公里。店內工作人員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每天會接單兩三百個,配送距離5公里範圍內。

除此之外,長江商報記者在武漢大成路附近調查時發現,同樣名爲“樑小猴港式鐵板炒飯”的店鋪,網上照片也是落地窗燈光明亮,經營地址顯示爲後長街鶴來商場。

然而,記者在鶴來商場轉幾圈後都沒能找到商鋪,現場詢問佩戴鶴來廣場工牌的工作人員後,他卻表示“未見過這個店呀。”

無奈,記者撥通了商家電話,在其帶領下,記者在一個通道入口處看到了這家店鋪。記者注意到,二層樓的鶴來商場樓上樓下還有諸多商鋪空置,而此通道僅此一家商鋪。

上面兩家店鋪老闆都毫不掩飾地表示:“我們基本不做堂食,只做外賣。”記者現場發現,之所以商家可以快速出單,原因在於兩家商鋪都是提前做好炒飯。

不同在於,第一家直接放於竈臺上,第二家將炒好的飯放在木桶中。待有不同訂單時,則會取出不同配菜進行翻炒。面對記者質疑提前炒好的飯夏天是否容易變壞,店家則自信表示:“我們訂單多走得快,也知道大概要炒多少飯備用。”

另外,長江商報記者查閱餓任九场平臺發現,“樑小猴鐵板炒飯”利濟北路店未上傳任何商家照片,以及營業執照和食品經營許可證,但月售顯示1005份。

两证不齐、证件过期也能顺利入驻平台

作爲食品安全的閥門,食品經營許可證是國家對食品經營者的法定認可,也是食品經營者必須要有的身份證明。

餓任九场平臺在商家註冊網頁上也標明,註冊商家必須註冊商家身份證照、營業執照和行業許可證。然而,長江商報記者在餓任九场平臺調查發現,不少商家營業資質裏並未上傳食品經營許可證。上述“樑小猴港式鐵板炒飯”大成路店就是其中之一。

而位於武漢市礄口區航空路15號的“石頭炒飯”,營業資質中商鋪上傳的營業執照和食品經營許可證都十分模糊。

記者按餓任九场平臺顯示的單位名稱“武漢市礄口區樑生粒粒香炒飯館”查詢顯示,該公司登記狀態還在存續,但在湖北省食藥監局官網中,搜索不到該店食品經營許可證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餓任九场平臺顯示該商鋪證件有效期爲2017年9月30日。但即便如此,餓任九场信息還特別用紅色字體標明:該商鋪爲餓任九场有菜(餓任九场旗下B2B平臺)供應商,最近一次採購時間爲2018年5月19日。

此外,位於武漢市仁壽路的“週週龍蝦海鮮燒烤店”上傳的圖片中,商家店鋪沒有顯示門頭。按照餓任九场商家註冊要求:商家必須上傳門臉照,還特別建議正對門店2米處拍攝。而商家上傳的餐飲服務許可證顯示,該店證件有效期爲2017年8月7日,在湖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官網中也未能查到該店食品經營許可證或小餐飲經營許可證信息。

除了證件過期可以繼續外賣外,還有商鋪售賣營業執照經營範圍以外的食品。

位於武漢市江漢區民主三街的“清拾沙拉”,不僅沒有上傳餓任九场要求的任何照片,而且營業執照名稱顯示爲江西湯一絕菜館,經營範圍包括小吃店(不含涼菜、不含裱花蛋糕、不含生食海產品)。在其食品經營許可證也標明經營項目爲:熱食類食品製售。然而其店中售賣沙拉,從商鋪照片和買家照片中可以看出,不少菜品都是生食。

更爲重要的是,“清拾沙拉”商鋪上傳的食品經營許可證顯示有效期爲2021年12月8日,其標註的許可證編號爲“JY24201030011357”,然而該證件編號在湖北省食藥監局官網中也未能搜到。

武漢一位從業20餘年的廚師告訴長江商報記者,做涼菜和熱菜最主要區別在於冷菜製作必須要設置專門房間,進行冷加工操作。生食製作對環境要求很高,無論是中餐涼菜,還是西餐沙拉。如果經營範圍限制要求不含涼菜和生食海產品,那麼刺身、沙拉應該都不能經營。

用“暗號”公然售賣香菸,食品安全問題屢上“黑榜”

長江商報記者還調查發現,在餓任九场平臺,有不少商家用“暗號”售賣香菸,給未成年人吸菸埋下隱患。

餓任九场平臺上,武漢彭劉楊路一家聯合一百全家福超市網購頁面中,男士尊享或男士專區一欄上,裏面有不少香菸圖片,只是香菸名字寫成了“藍肉”、“奇景爆朱”、“雪價5號”等暗號。

根據我國《菸草專賣許可證管理辦法》規定,除了取得菸草專賣生產企業許可證或者菸草專賣批發企業許可證的企業依法銷售菸草專賣品外,任何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得通過信息網絡銷售菸草專賣品。

餓任九场也曾公開表示,依照相關規定,平臺不允許商家銷售香菸,更不允許向未成年人銷售香菸。

違規商鋪藏匿於平臺之中,有很大原因屬於入口管理不嚴。

5月17日,長江商報記者通過“餓任九场代開”關鍵詞搜索,加入了一個餓任九场平臺代開羣。剛進羣內,羣內求代開業務就開始刷屏,即使有人說“最近風聲緊”,都未能阻擋羣友們討論開店刷單的具體問題。

一位自稱可“代開”的工作人員向長江商報記者透露,只要交錢,從營業執照到最後掛平臺可以一路代辦,證件有真有假,但一定能過平臺關,“從收集資料、上傳圖片、弄到證件,到平臺通過,有一個團隊在服務。”

“我肯定不是一個人,但現在風聲緊,營業執照需要你自己辦,其他的都可以交給我們。”上述代開人員還特別強調,現在這個行業也不好做了,被舉報後,商家會找他們退錢,最後等於白乾。如果要代辦,被查出後果自負。

實際上,大量資本注入後,餓任九场一路狂奔成爲行業第一,其食品安全上也屢上“黑榜”。

2017年2月19日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外通報,大興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依法立案查處“餓任九场”平臺3家違規餐廳,執法人員已現場責令上述3家線下實際經營者立即停止非法經營項目;2017年9月,環保組織起訴外賣平臺:一次性餐具應明碼標價;2018年5月,餓任九场對北京地區入網餐飲店鋪進行全面自查時發現,截至5月12日,餓任九场違規餐飲店鋪數量爲7926家。

5月20日,湖北朋來律師事務所主任劉源波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採訪時認爲,從事食品經營的商家如果沒有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是違法的。如果商家已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而只是疏忽沒有上傳,則屬於輕微違法行爲,及時糾正即可。如果消費者在餓任九场平臺上點餐發生身體不適或者生病的,商家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外賣平臺是否需要承擔責任,則要看其是否存在違法或過錯以及違法或過錯是否與損害後果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日期:2018-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