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味」的普洱茶
返回來稿:中證網-紫鑫生物        2018/5/29        浏览次数:1122


核心提示:中國證券報記者近日在採訪中發現,經過多年發展,普洱茶價格不斷被炒高,由此也引發行業亂象叢生。比如,一餅(357克)班章,經過銷售商更換上「華麗的外衣」,身價立漲十幾倍;比如,一年的古樹茶產量不超過5000噸,而一家從事產品包裝、印刷設計的個人公司,僅在四個月里,就印出500噸的古樹茶包裝;再比如,茶商採購100公斤古樹茶,卻能賣出2000公斤的量……

普洱茶因具飲用價值、收藏價值和藝術價值於一體,近年來深受消費者的喜愛。

今年普洱茶頭春茶採摘季剛剛結束不久,但在茶葉店鋪里,各種號稱幾百年的古樹茶已琳琅滿目。

中國證券報記者近日在採訪中發現,經過多年發展,普洱茶價格不斷被炒高,由此也引發行業亂象叢生。比如,一餅(357克)班章,經過銷售商更換上「華麗的外衣」,身價立漲十幾倍;比如,一年的古樹茶產量不超過5000噸,而一家從事產品包裝、印刷設計的個人公司,僅在四個月里,就印出500噸的古樹茶包裝;再比如,茶商採購100公斤古樹茶,卻能賣出2000公斤的量……

這種變了「味」的普洱茶,還是能「喝」的茶嗎?誰在爲市場炒作「推波助瀾」?過分炒高的價格對整個行業發展又有何影響?

普洱茶炒作蔓延

隨著2018年新季春茶的上市,普洱茶再次因價格被熱炒吸引衆茶友目光。

「我們對外的批發價是150元一餅,上海、廣東、福建、北京等地的銷售商買回去之後,換上印著百年古樹茶的包裝,一餅能賣到一兩千塊。」一位雲南地區普洱茶加工貿易商在談起班章時向記者說道,普洱茶中走貨比較好的當屬班章和冰島,這兩個屬於經典品。

「我們這邊很多加工商都是從茶農處直接收購茶葉,經過加工處理過後,通過全國各地的下游銷售商來售賣。」上述雲南地區普洱茶加工貿易商說,他們自己的銷路比較狹窄,主要依靠各地分銷商來散貨。

不僅如此,近兩年,普洱茶圈更是拍出「天價古樹茶」。每年春天,在雲南普洱茶主產區會進行古樹茶拍賣活動。在2017年3月,一棵號稱有1280年樹齡的老班章「茶王樹」,頭春價格一度創下32萬元一公斤的天價;而在今年,這一紀錄再次被刷新,市場上傳出「茶王樹」、「茶皇后」頭春茶分別被每公斤68萬元、46萬元收購。

「一公斤幾十萬元的普洱茶價格確實比較誇張。」雲南臨滄凡草集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建山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真正的古樹茶因產量比較有限,價格相比一般的台地茶、小樹茶要貴很多。

數據顯示,2017年雲南省普洱茶產量13.9萬噸,古樹茶產量不超過5000噸,占比不足4%。然而,市場上,普洱茶包裝上多數都打著名山古樹、老樹、大樹的字樣,唯獨不見小樹茶。

身兼國家高級評茶師、世界茶文化交流協會副會長、「普洱藏家」品牌創始人的魯文鋒向中國證券報記者介紹說,今年老班章村頭春茶收購價在9000元左右每公斤,附近村寨的普洱茶毛料也水漲船高,不斷刷新曆年山頭毛料的最高成交價。

從自己13年多的貿易經驗來看,李建山認爲,目前優質的普洱古樹茶一公斤兩萬元左右屬於正常價格範疇。

「儘管價格昂貴,老班章茶卻依然供不應求。」魯文鋒說。

縱觀國內其他茶區和茶類,像普洱茶價格一路「高歌猛進」的情況並不多。普洱茶緣何獨被炒作?

魯文鋒解釋稱:「普洱茶與其他茶類不同,其獨特的曬青工藝,造就了普洱茶特有的後發酵轉化特徵。因此,隨著存放年歲的增長,普洱茶的香氣、滋味與口感都在逐步發生變化,也就是所謂的『越陳越香』。這種特質也成爲普洱茶的價值『生命線』,或者可以說是普洱茶與生俱來的『存茶』金融屬性。拍賣會上屢創記錄的天價普洱老茶,更加印證了普洱茶『越陳越香』後的升值價值。」

實際上,在茶圈,炒普洱茶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在十幾年前已經興起。

「2006年起,將普洱茶作爲投資的現象開始蔓延,行業有一句流行的話叫『存錢不如存普洱茶』,這吸引了大量人羣與資金參與,並逐漸衍變成一個火熱的金融產品。」魯文鋒表示。

谁“捧红”普洱茶

普洱茶產業是從2000年左右發展起來的,先後經歷了2007年、2014年高峯與低谷,並從2014年開始進入深度調整期,此後普洱茶消費市場也正式進入爆發式增長期。

從默默無聞到名聲大噪,誰「捧紅」了普洱茶?

普洱茶因兼具飲用價值、收藏價值和藝術價值於一體,頗受消費者青睞,消費需求也在逐年增加。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的數據顯示,2018年普洱茶產量達17.2萬噸左右,相比2017年的15.7萬噸有所增加。

「高端的普洱茶,尤其是陳年普洱生茶,以及一些名山老寨的普洱茶,比如老班章,因爲產量比較小,且品質較好,物以稀爲貴,價格自然升上去了。」魯文鋒表示。

李建山表示,一些小衆茶玩家,他們對茶葉品質要求高,對產區、原料採購進行嚴格篩選,注重生態環境,嚴控農藥殘留,因量比較少,價格就被擡升到很高水平。

除了專業玩家外,市場上還不乏工業化生產企業爲普洱茶價格熱炒「搖旗吶喊」。

一般來說,紅酒看山莊,普洱看山頭。由於不同的山頭氣候、海拔、光照等不同,普洱茶的品質也不盡相同,近年來也吸引不少茶商追逐「山頭茶」。

「一些企業爲了一味地追求品牌效應,一邊不斷地進行工業化生產,將不同地區、不同山頭的茶葉進行拼配做成茶餅,這種也叫作『拼配茶』或『百家茶』,另一邊則不斷加大市場推廣力度,包括推出茶文化的刊物,將普洱茶說成能喝的古董、可以減肥和養生,甚至還會參與到慈善義拍等大型活動中。因此,助推了普洱茶價格熱炒。」李建山表示。

據李建山回憶稱,2012年的時候,身邊的相識茶商大多還是以做純古樹茶爲主。不過,近年來,一些商家爲了追求高利潤,不惜將小樹茶混入其中,以次充好「摻假」售賣。「以冰島茶爲例子,一家以做產品包裝、印刷、設計的個人公司,僅在2016年3月-7月,就印製了500噸的冰島古樹茶包裝。另外,一些茶商可能只從茶農手中採購100公斤古樹茶,轉手加工後就能賣出2000公斤的量。」

不僅如此,在拍賣會上,價格也經常被「動手腳」。「在不少拍賣活動上,上家、下家都會聯手演好戲,通過不斷擡升價格,營造熱炒氛圍,吸引他人跟風。很多所謂『天價』拍賣只不過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據介紹,魯文鋒自1998年進入普洱茶領域,在與茶打交道20年裡,他總結出一些目前的行業發展亂象。「普洱茶是非標準產品,整個行業良莠不齊,大概有四種亂象:其一,新茶做舊,仿冒老茶,陳年普洱茶年份鑑別混亂;其二,茶原料質量堪憂,或以小樹茶甚至台地茶充當古樹茶,或將普通山頭茶混作名山古寨茶;其三,制茶工藝背離傳統,以烘青茶當作曬青茶來賣,破壞普洱茶品質,不適合長期存放;其四,各種『無名品牌』、『三無產品』出現在市場上,且沒有質量檢測標準。」

“釜底抽薪式”伤害

「過度炒作的宣傳和銷售,對於普洱茶行業來說,將是釜底抽薪式的永久性衝擊。」魯文鋒說,過分的炒作,只會將普洱茶行業引入歧途,導致市場的畸形發展。

「公司以前開過網店,一餅冰島茶的定價大概在3000-8000元,但在其他網店中,一餅茶才買到十幾塊甚至還包郵,無奈之下只好關掉網站,退到線下做實體消費體驗店,鼓勵客戶品嘗比較後再買。」李建山表示。

「就像拍賣會上動輒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一餅普洱茶,只會給消費者造成普洱茶價格貴的觀念。」北京馬連道一家經營普洱茶的經銷商向記者表示,很多客戶來買茶時對價格的關心程度高於品質,這樣長期下去就會慢慢喪失茶葉「喝」的價值。

對於老百姓來說,魯文鋒表示,脫離了普洱茶實際價值的過高炒作,首先會傷害消費者,使其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隨後還會使得普洱茶供求發生逆轉,一旦供大於求,就會造成茶葉價格下跌,進一步波及到毛茶原料的暴跌,嚴重打擊茶農的積極性。這不僅會傷害現有市場,還會阻礙潛在的市場發展,對整個行業將會造成巨大、長久的傷害,也可能會使得行業發展陷入惡性循環。

想要改善行業的亂象現狀,首先就要知道是什麼原因致使亂象的發生?

「價格被過分炒高主要是因爲行業缺乏有效的管理機制,沒有統一的價格標準,各家各定各價。」李建山表示。

魯文鋒認爲:「普洱茶市場自2000年左右逐步形成並發展至今,並沒有形成一個穩定成熟的品牌格局,也沒有形成健康、穩定、合理的質量體系。

在此背景下,魯文鋒呼籲,一方面,有關部門要及時對普洱茶市場進行規範整頓,並進行有效引導;另一方面,茶友也應加強普洱茶專業知識的學習,提升相應的知識積累與辨識能力,避免購買到」學費茶「。此外,普洱茶市場應該建立起一套規範的信用體系,來支撐行業的健康發展。比如,從源頭上對普洱茶質量及價格進行規範;對原料、生產、倉儲各個環節都要有嚴格且可執行性高的標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