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法院轉基因裁決被指“開倒車”
返回來稿:法治週末網 -紫鑫生物        2018/8/13        浏览次数:1119


基因誘變技術到底屬不屬於轉基因技術?歷來爭議頗多。

7月25日,歐盟法院在“法國農民聯合會等訴法國總理及法國農業、農業食品和林業部部長”一案的判決中指出,經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原則上應被視爲轉基因生物,並接受歐盟轉基因指令的監管;但如果一些經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已被長期使用,且具有一貫安全的記錄,那麼歐盟則不強制要求它們符合這一指令的要求。

該案件的判決思路和影響,值得作爲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及進口大國的國家借鑑與思考。

法国农民联合会发起的诉讼

解讀這個案例前,我們首先需要揭開基因誘變技術的神祕面紗。在人類衆多認識和改造基因的實踐中,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尤其享有盛名。然而,不同水稻品種之間的雜交,雖然能提高產量,卻無法獲得所有水稻品種都不具備的優良特性,比如抗蟲。假設這種特性在某種雜草中被發現了,而人們又想將這種能力引入到水稻中,從而減少殺蟲劑的使用,這時就需要運用轉基因技術。

科學家首先要找到是哪部分基因使得該雜草具備了抗蟲害的能力,然後將這部分基因片段切割下來,嵌入到希望改進的水稻基因序列中。與轉基因技術相比,基因誘變技術並不嵌入其他物種的基因,僅通過改變生物基因組構成的方式,實現與轉基因技術相似的目的。而這個判例的爭議焦點,恰恰同轉基因技術與基因誘變技術之間的區別及聯繫緊密相關。

歐盟轉基因指令對歐盟內部轉基因生物的環境釋放及市場流通活動進行了嚴格的限制,但它亦載明使用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可以免受其監管。

2015年3月,法國農民聯合會連同其他8個組織向法國最高行政法院提出控訴。他們認爲,在轉基因指令於2001年通過之前,基因誘變技術還停留在使用類似雜交的傳統方式;然而,隨着科技的快速發展,這一技術目前已經可以實現在實驗室中對生物基因進行精確誘變。這些組織認爲,使用精確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其對環境及人類健康可能帶來的潛在危害同轉基因技術相同。因此使用這種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應當被納入歐盟轉基因指令的監管範圍。

面對這項起訴,法國最高行政法院提請歐盟法院對轉基因指令進行解釋,特別是關於管轄範圍、法理依據及基因誘變技術豁免有效性的規定。歐盟法院經過審理認定,根據歐盟轉基因指令,判斷一種生物是否爲轉基因生物,關鍵在於判斷它是否含有通過非自然方式被改變的遺傳物質。基因誘變顯然不屬於一種自然方式。因此,經過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是轉基因生物。歐盟法院進而討論這類轉基因生物是否需要受到歐盟轉基因指令的規制。

歐盟法院首先指出,依據判例,在解釋歐盟法的時候,不能僅僅依據其字面含義,還要結合立法目的。法院指出,在轉基因指令通過的時候,基因誘變技術尚且停留在隨機誘變階段;而隨着科學技術的進步,當前的基因誘變技術已經可以對基因進行直接修飾,這種技術與傳統的隨機誘變有着本質的區別。

法院認爲,直接基因誘變技術在轉基因生物的產出速度、效果及可能帶來的危險性上同轉基因技術已十分接近,如果將運用這種方法改造的生物排除在轉基因指令的監管外,那麼顯然同該指令中規定的“預防性原則”相違背。因此,歐盟法院判決,經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原則上應接受歐盟轉基因指令的監管,但那些已被長期使用且具有一貫安全的記錄的基因誘變技術產品則不被強制要求符合轉基因指令的要求。

有人不满有人叫好

基因誘變技術的重要應用並不僅限於農作物改良,它同樣還被用於醫療領域,特別是對癌症的治療上。截至目前,基因誘變技術可能的潛在危險是否同轉基因技術相當尚無定論,實踐中也有着同歐盟法院意見相反的案例。早些時候,隸屬於德國聯邦食品及農業部的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就根據德國法律認定,一種經過直接基因誘變技術改進的油菜不屬於轉基因生物;隸屬於瑞典農村事務部的瑞典農業委員會亦裁定,根據歐盟法規,任何經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都不能算作轉基因生物。

此外,美國農業部也發表聲明,認爲基因誘變技術,包括直接基因誘變技術,性質更接近於傳統的雜交育種而不是轉基因技術。因此,該機構並無計劃像對待轉基因生物那樣,把經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納入其監管範圍內。

對於歐盟法院的這一判決,荷蘭瓦赫寧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凱•普恩哈根指出:“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判決,也是一個十分嚴格的判決。該判決意味着所有運用新興基因誘變技術改進的食品,都必須歷經歐盟冗長的審批程序才能面市。”

瑞典于默奧大學植物生理學系教授斯特凡•揚森則擔憂歐洲的基因技術研究會陷入困境。德國化學工業協會更直指該判決是“開歷史的倒車”。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史蒂文•薩爾茨伯格指出,歐盟法院的這一判決令人困惑。一方面,“經基因誘變技術改造的生物原則上應接受歐盟轉基因指令的監管”事實上將幾乎所有的食品都納入了轉基因指令的監管範疇內,因爲無論是小麥、玉米還是豬、牛,都是人類長期以來基因改造的產物,與它們的野生形態相去甚遠;另一方面,“那些已被長期使用且具有一貫安全的記錄的基因誘變技術產品則不被強制要求符合轉基因指令的要求”則又豁免了對幾乎所有基因誘變技術產品的監管。

相比之下,環保主義者,反轉基因組織和部分擔憂轉基因可能對環境及健康造成危險的農民則表示了對這一判決的歡迎,他們指出,如果不將新興的基因誘變技術納入轉基因指令的監管範圍,那麼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公司“鑽這個空子”。環保組織地球之友成員穆特•申夫在一份聲明中指出:“我們對這份重要的判決表示歡迎,它打破了當下生物科技行業將轉基因產品強行推向我們農田及餐桌的圖謀。”

基因技术法需要系统性法律规制

轉基因技術在提高世界農作物產量與減少化學肥料和殺蟲劑的使用上已取得顯著的成效,這一領域的研究對解決糧食缺乏、飢餓和營養不良問題具有重大意義,其可能存在的潛在危險則尚無定論。因此,雖然許多國家出於審慎考量,運用法律手段管制轉基因生物,但不同國家間的嚴格程度差異較大。

歐盟法院此次判決再次表明了歐盟是世界上管制轉基因生物最爲嚴格的地區。這一判決對那些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大、進口轉基因作物多的國家敲響了警鐘,這些國家應當密切關注世界各國轉基因監管的最新動態,以便不斷完善對轉基因生物合理有效的監管。

首先,對轉基因生物的法律規制應避免對相應的科學研究活動造成阻礙。基因工程作爲一個新興學科,其研究具有廣闊的前景。然而,正如上文提及的那樣,如果對轉基因生物的法律監管過於審慎嚴格,則很可能對這一領域的科學研究造成阻礙。在應對這一問題上,正確的措施應該是:其一方面加大對這一領域的科研經費投入力度,一方面給轉基因技術科學研究提供靈活的法律監管環境。

其次,給予科研活動法律豁免並不意味着放鬆在其他領域的監管,相反,一個國家對轉基因的監管不應該僅僅限定在農業領域,而應全面整合以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法律法規爲核心的現行管制法,儘快制定基因技術法這一系統性法律,對整個基因技術領域進行綜合法律規制,專章規定基因改造生物環境風險的法律防範。通過綜合立法明確各監管部門間的權責,統籌協調該法律同其他部門法之間的關係,實現對轉基因技術應用的全領域、全過程、全方位周密的風險控制。

最後,公衆總體上對轉基因技術的相關知識瞭解較少,但普遍擔心其對於人體健康及生態環境可能產生的潛在風險。因此,各國政府必須注重建立充分的風險溝通和公衆參與機制。我國已加入的《生物多樣性公約》和《卡塔赫納生物安全議定書》都要求締約方應使公衆能夠獲得相關信息和資料,在決策過程中徵求公衆的意見。作爲《生物多樣性保護公約》重要補充的《名古屋—吉隆坡補充議定書》還要求設立信息交換所。

未來基因技術法應落實這些國際公約的精神和規則,提供充分的風險溝通和公衆參與的正當程序和物質、技術保障,以有效彌合關於轉基因生物風險的技術理性和社會感知之間的裂隙,重建社會信任體系。

日期:2018-08-08

天然色素|黑胡蘿蔔濃縮汁|梔子黃色素|梔子綠色素|梔子藍色素|GABA|γ-氨基丁酸 18671392966 劉先生